2020 年 12 月 01 日 星期二
首页 > 行业资讯 > 正文

共享存储市场遭受新技术冲击 变革在即
2014-06-05   来源:|0    点击:1734

 分区和文件:以前统一的共享存储架构现在变得支离破碎了,因为服务器虚拟化、重复数据删除、闪存和云等新技术的出现改变了旧的秩序。只要5个步骤就行了,当然结果是好是坏,就看你怎么看了。

 
  旧的共享存储秩序是将网络上的一大批服务器串接起来,组成一个存储局域网(SAN)或网络附属存储(NAS),旧的数据则利用磁带进行备份和归档。
 
  第一步——连网存储
 
  以前,存储分区的连网技术使用的是FC,以太网LAN或文件WAN上的连网技术使用的是TCP/IP。简单明了。然后就发生了一场巨大的变化。
 
  存储第二步——将备份文件进行重复数据删除处理后保存在磁盘上
 
  重复数据删除技术的问世使得磁盘备份具有了现实意义,大幅降低了每GB数据的实际备份成本。再加上磁盘的访问速度比磁带要快得多,最终导致备份所用的磁带数量大幅减少了。在磁带自动化供应市场上,一直存在LTO和DAT之间的格式之争。由于供应商数量较少,交易条件又极其困难,因此很多供应商比如OverlandStorage、Quantum和Tandberg连续亏损了好几个季度甚至好几年。
 
  与此相对应,EMC则凭借DataDomain的重复数据删除磁盘备份业务很是风光了几年。
 
  与此同时,服务器虚拟化的普及率也在不断提高。EMC又收购了一家公司以巩固它在这个领域的领先地位。
 
  第三步——服务器虚拟化
 
  由于每一台虚拟服务器都需要它自己的通路来连接存储资源,因此虚拟化服务器的效果将影响到连网存储的可扩展能力。
 
  ISCSISANS可以在以太网上提供分区数据通道,它们被定性为廉价SANS。
 
  SAN和NAS变得统一起来,另一种scale-out解决方案已经被开发出来,后者与传统的scale-up不同,在达到scale-up的限制时再进行升级。
 
  Scale-out意味着连网存储资源可以支持更多的服务器/虚拟服务器,但是它们的数据存取速度却因为网络延时和磁盘数据存取延时而减慢了。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是闪存。
 
  第四步——闪存的应用
 
  闪存已经被应用到了服务器之中,固态硬盘取代了某些硬盘,还可以作为高速缓存被用于存储阵列之中。
 
  初创厂商们认为,新设计的阵列软件可以更好地利用闪存,例如可以通过减少写操作来提高闪存的耐用性,几种不同类型的闪存阵列出现了:
 
  TexasMemorySystems和ViolinMemory等厂商推出的纯闪存阵列,一些更新的初创公司比如PureStorage、Kaminario、Whiptail和Solidfire等也在开发纯闪存阵列。
 
  混合闪存/磁盘阵列,它兼顾了闪存的速度和传统磁盘的容量,开发这类阵列的厂商包括NimbleStorage、Tegile和Tintri。
 
  纯闪存版本的磁盘阵列,比如EMC的VNX、HDS的VSP、惠普的3PAR和戴尔的Compellent。
 
  闪存已经被普遍应用到配备直接附属固态硬盘和PCIe闪存卡的服务器之中,它在Fusion-io的推广下迅速成为热门产品。
 
  云存储一直很便宜,而且以后还会更便宜
 
  同时,对象存储和云存储也逐渐在存储市场上亮相。云存储一直很便宜,以后还会变得更便宜。亚马逊和其他云服务商建议用户们将云存储解决方案用于测试、归档和近线存储。
 
  EMC的Centera一直被应用于被称为CAS(内容可寻址存储)的对象存储产品之中,但是对于像Amplidata、Caringo、Cleversafe和Scality那样的初创公司来说,扩大对象存储技术的应用范围实在是太费劲了。
 
  对那些公司来说,对象存储技术可以在系统中的文件数量攀升至十亿级甚至更高级的时候解决文件系统的管理问题。这并不是一个单一标准的对象存取方法,亚马逊的S3已经成为市场默认的领袖,还提供了NAS协议通道,很少有应用会使用纯对象存取协议。
 
  因此我们现在看到很多功能重叠的存储产品,而且情况将变得越来越糟糕,当然也有可能变好。
 
  存储第五步——服务器SAN
 
  建立在iSCSI分区存储的基础之上,比如惠普收购的LeftHandNetworks以及仅以服务器中运行的软件SAN的方式提供并将它们的存储资源整合到一个共享SAN资源,服务器SAN的概念已经在存储世界引起了轩然大波。
 
  整个场景已经得到EMC及其子公司VMware的VSAN产品及其自己的ScaleIO技术的证实。
 
  它的支持者称,整个连网阵列市场的极度混乱的情况将被一扫而空。它们的主要数据存取功能将被服务器SAN接管,次要或近线数据存储任务则交给云来负责,云服务还可以提供数据保护(备份)和归档的服务。可以预见到的是,这将极大地简化存储系统。
 
  其他人则对这种设想嗤之以鼻,他们说,很多存储环境都是各不相同的,每一种存储环境都要求使用专用的技术。可以通过一个统一管理和预备层来达到求同存异的目的,让软件定义型存储来使用不同的基础硬件资源。
 
  这是存储近期发展的简史。对于支持服务器SAN和云存储的人来说,这两种技术等于是给连网存储阵列供应商们判了死刑,不管是戴尔、EMC、HDS、惠普、IBM和NetApp那样的主流厂商还是新厂商都不例外。
 
  新进的厂商们说,主流厂商的传统产品将无法生存下去,因为它们现在提供的是最差的共享存储产品。它们将不可避免地把重点放在服务器内的通信、服务器CPU周期使用率以及其他一些事情比如数据管理软件的完备等上面。
 
  有些供应商如Nasuni称,云也可以当作主存储方案来使用,只要配备本地高速缓存设备就行了。超聚合服务器供应商如Nutanix和SimpliVity也将提供服务器SAN。
 
  我们预计这两类服务器SAN将催生云存储网关功能。
 
  我们有很多存储技术可以担负起主数据存储的任务:服务器SAN、纯闪存阵列、混合阵列、纯闪存传统阵列和高速缓存云存储网关。这就需要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就象无数个案综合在一起形成一个通用的使用模式一样。
 
  我们还有云存储、对象存储和磁带存储,它们都可以完成长期备份和归档的工作,另外某些使用对象存储和磁带存储的云服务也能胜任这项工作。Facebook的OpenVault技术或许也有用武之地。
 
  如果说连网、共享存储阵列供应商的末日审判一定会到来,那它也会以一种较慢的、逐步渗透的方式进入数据中心,就象冰河慢慢融化一样。如果厂商们能够看到这一点,他们就会采取措施来避让和避免自己的业务受到冲击。
 
  如果不是这样,我们就会在未来几年看到一系列公司被并购。我们正处于一个有趣的存储时代。

相关热词搜索:新技术 市场